中共赠德国马克思雕像被变小后再遭纵火各界反马因血债

中共赠德国马克思雕像被变小后再遭纵火各界反马因血债

中共向德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5月5日在马克思的故乡揭幕当天就遭到抗议,5天后,该雕像被不明人士纵火。此前,这座雕像在德国舆论界已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争相讨论,从马克思主义产生出的共产极权害死了无数的人,为什幺还要接受中共馈赠?

中共赠德国马克思雕像被烧

德国之声5月11日引述德新社报道,这座5.5米高的马克思雕像在5月10日晚上起火,消防员接到警报后日赶到现场将火扑灭,发现马克思雕像旁的一面旗帜被点燃,次日在雕像旁残留少许灰烬,纵火没有造成大损失。德国警方称正在调查此案。

特里尔市一位发言人说,由于旗帜被彻底烧毁,因此已无法辨认旗帜上的字体。

据公开的资讯,这座雕像是中共特意赶在马克思的出生日期(5月5日)前赠送给德国特里尔市的,因为那里是马克思的出生地。

这份“礼物”也引发当地民众的抗议,认为这正在撕裂德国社会。

中共赠德国马克思雕像被变小后再遭纵火各界反马因血债

马克思生日当天该雕像揭幕式遭抗议

当天,该雕像在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市揭幕时,引起包括多个民间团体及德国右翼政党、选项党(AfD)等团体的抗议。

在雕像揭幕的瞬间,抗议的嘘声异常响亮。稍后,选项党几位代表为雕像送上一个花圈,以示其死得其所,该埋葬了。

雕像揭幕当天,特里尔街头也出现示威活动,包括德国的不同政党和组织的游行活动。选项党打出的口号是“把马克思从底座上推下去”。他们打出的横幅上写着各国共产党害死的人数,如中国,6500万;苏联,2000万,柬埔寨,200万等等,列数着马克思主义给全球人民带来的灾难。法轮功也是抗议活动的参与者,要求是停止活摘器官,停止迫害。

各界压力下特里尔市要求中共把铜像变小

自从三年前特里尔市议会决定接受来自北京的这个特殊的“赠品”以来,这件事在德国引起的舆论反弹一直很强烈。

德国一些共产主义受害者协会认为,让特里尔市接受这样一座雕像是一种耻辱。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的教义指引下,全世界範围内的共产极权政权曾经害死了无数无辜的民众。

特里尔市政府很勉强地对外解释称:“接受这座雕像,并不是为了宣传马克思,而是为了激发大家讨论马克思。”

为了平缓事态,特里尔市政府还要求北京方面把铜雕比原来设计的缩短一米,但是反对的声浪还是持续不断。

持反对意见的德国绿党曾质问特里尔市政府,“收礼本身是对赠礼一方的荣誉回赠,问题是,北京政权值得我们致敬吗?”

“共产主义暴政受害者团体联盟”主席东布罗夫斯基即批评,特里尔市决定接受中国赠礼,对因因共产政权而蒙受苦难者“既不敬且不人道”,“我们要大声反对讚颂马克思主义”。

中共赠德国马克思雕像被变小后再遭纵火各界反马因血债

马克思诞生地每年有20万马克思粉朝拜;多来自中国大陆

马克思的每年有20万左右马克思粉朝拜,其中绝大部分来自中国。

大陆独立学者王康5月12日对新唐人表示说:“中国因为很特殊,既经历了三代人的,将近70年的共产党的血腥的统治,但是它又没有结束这种统治,没有摆脱共产主义幽灵的这种纠缠。所以中国人就是没有从这种苦难的经历当中,对极权主义暴政的埋葬的过程里边,获得一种精神上的、道义上的、心灵上的解放。”

王康称:《共产党宣言》堆积无辜者头颅

旅美中国民间学者王康对新唐人表示,这是值得警惕的,回顾一百多年的历史,《共产党宣言》上的每个字都堆着成千上万无辜者的头颅。

中国民间学者王康说:“1997年欧洲的一批知识份子发表了一个重要的文献,叫《共产主义黑皮书》。他们罗列了一组数字,是比较平实,比较公正的。按照书中说,共产主义实行变为国家制度以来有一亿多人死于非命。其中中国高居榜首,中国是(非正常死亡)六千多万,俄国是两千多万。”

诞生地特里尔市根据《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政权在朝鲜和柬埔寨分别都造成200万人死亡;在非洲造成170万人死亡;在阿富汗造成150万人死亡,在东欧和越南分别致死100万人,拉丁美洲致死15万人。即使是没有掌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共产党也造成了约一万人死亡。

王康表示,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罪行,它的源头,它的根本指导思想,它的理论的基础来自于马克思,主要来自于《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每一个字都是由成千上万的人的头颅垒成的,这不是一个文学的形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比喻,这是一个巨大的悲惨的事实。

法国学者在罗马尼亚亲经悲惨的共产党专政

法国《费加罗》杂誌曾发表过经济与财政研究所主任尼古拉.勒高撒撰写的一篇讨论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该文作者以自己在罗马尼亚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文章称,马克思主义宣扬的所谓〝历史唯物史观〞、〝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是〝造成全世界无数人民陷于苦难、穷困和愚蠢的学说〞。

勒高撒在这篇文章中,讲述了当初年轻的他走出学校后,看到的马克思意识形态笼罩下的罗马尼亚的现实场景:人民生活悲惨,物质匮乏,到处是镇压和专制。文章表示,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在那里得到执行,那里就变成废墟,那里就是饿殍遍野。〞

文章写道,〝我亲眼目睹了罗马尼亚共产党落实马克思教义的过程,我的确看到了罗马尼亚阶级的终结。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新阶级的诞生,这是一个主宰一切、排他的,比所有人‘平等的还要更平等’的一个党内官僚阶层。他们可以进入我不能入内的专门的商店购货,他们在党委机关享受着小食堂。无产阶级专政转化为共产党专制以及这个党的头目的独裁统治。〞

事实上,马列学说在中国最盛行的毛泽东时代,天天搞阶级斗争,国家经济濒临崩溃,六零年代初期的三年人为大灾害,饿死的人数根据学者评估在三千五百万至五千万之间。文革期间,在毛髮动的政治斗争中死亡的人数也不下几千万,这还不算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中共领导下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让不计其数的无辜者死于非命。

阿波罗网林海报道

相关推荐